ai大模型创业:诸神之战,凡人无缘?
光锥智能 元宇宙技术 2023-03-26 08:40:00 · 热度999

作者|郝鑫

“白驹过隙,我也计划走向职业生涯的下一个挑战。”

图片来自朋友圈

3月21日,被誉为“ai框架领域第一华人”的阿里技术副总裁贾扬清在其朋友圈官宣离职,该消息犹如一颗重磅炸弹投向了科技圈。

当下,chatgpt技术正风靡全球,并以惊人的速度迭代升级到了gpt-4,其背后的openai公司跃升为新贵,估值即将翻倍,成为账面上最有价值的美国初创公司之一。结合贾扬清就职经历,“下一个挑战”的答案呼之欲出。

相关媒体证实,贾扬清将下场创业,方向为ai大模型底层的技术研发,包括多gpu平行计算、ai模型半自动化、无代码拼装和训练等。

贾扬清本人出面回应:“我们现在的规划是,先把技术和产品做出来,并不是先融一大笔。目前,没有融资的需求。”

从透露的种种消息来看,贾扬清很可能要做ai大模型工具。

贾扬清并非是第一个踏着chatgpt风口下场创业的大牛。今年二月份,原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的一则“ai英雄榜”彻底打破了国内创业圈的平静。

另外,创新工场ceo李开复、前搜狗ceo王小川、前京东ai掌门人周伯文、出门问问创始人李志飞等一众大佬争先加入chatgpt掀起的创业热队伍,拉开了新一波ai创业潮的帷幕。

李开复称:“如果说ai 1.0是发明电,ai 2.0就是电网。”

前者是以深度学习为基础的人工智能大爆发,后者则是以基础大模型为突破。相较上一个阶段,以ai大模型为目标的创业,对技术、资金、人才有了更严苛的要求,ai 2.0创业门槛被陡然拉高。

众神归位,ai 2.0诸神之战即将打响,却注定与凡人无缘。

 

ai大模型创业:诸神之战,凡人无缘?-尊龙凯时ag旗舰厅

 

这波大佬创业有点急,高姿态宣布入局大模型赛道,亲自下场吆喝,公开组建团队。

图片来自网络 图中分别为戴雨森、王慧文、李志飞、刘元

2月份,和李志飞、真格基金两位合伙人吃饭的间隙,美团王慧文发布了第一轮“英雄榜”,公开招募ai研发人才。仅一个多月,光年之外火速启动了a轮融资,第二轮“英雄榜”如期而至。

图片来自网络,衔远科技创始人周伯文

或许是受到了王慧文的启发,前京东ai掌门人、现衔远科技创始人周伯文也在其朋友圈下了“英雄帖”。

图片来自网络,创新工场 ceo 李开复

同样高调入场的还有ai大牛李开复,在朋友圈宣布成立project ai 2.0公司。同一天,新公司在其创新工场尊龙凯时ag旗舰厅官网正式上线,贴出二维码寻找具有ai大模型、多模态、nlp、multi-modality等领域的技术人才、研究员和具有ai 2.0相关技术、场景、算力、投资兴趣的合作方。

chatgpt大火,大佬们纷纷下场再创业,瞄准的却是不同方向。

一批大牛扬言要做中国版的openai。

王慧文在社交平台发布“英雄榜”,组团拥抱新时代,欲打造中国版openai。

李志飞接受媒体采访时称,短期目标是在明年6月做出一个60分的通用大模型。

王小川,通过朋友圈中宣布将进入中国版openai的战场,并向媒体承认项目在“筹备中”。

周伯文选择不做openai的模仿者,他表示:“中国openai需要探索一条新的道路:垂直整合从自有基础大模型到应用、用户全场景闭环。”

从字里行间表达了他的创业目标并非是对标openai公司,未来周伯文的方向不是通用型大模型,而是做垂直类大模型。

李开复在朋友圈表示:“project ai 2.0不仅要做中文版chatgpt。ai 2.0不仅仅是高能聊天工具,也不仅仅是图文创作的aigc生成,co-pilot和如今看到的应用都还只是ai 2.0能力的开端。”

李开复的野心明显要更大,其创业公司直接对标openai公司,先要做成chatgpt 技术,然后还要在这基础上做应用、做生态。

有人下场掘金,有人做掘金工具,大佬们都在chatgpt创业池中找寻方向。

据光锥智能不完全统计,截至目前,直接宣称下场创业,或被媒体透露有创业意向的大佬至少有九位。来自美团、京东、快手的创业大牛再次正面迎击,决战“中国版的gpt”。

 

 

属于ai 1.0时代的创业故事接近尾声,李开复在创业前夕宣告:“ai 2.0已经到来,会诞生比移动互联网大十倍的平台机会。”

清华姚班毕业的印奇与同学唐文斌、杨沐,靠一款基于人脸识别和人脸追踪技术的游戏《乌鸦来了》,稚气的学生走出学校摇身一变成为创业公司ceo,成功获得天使投资,创办了旷视科技。

从盛大创新院出来的黄伟决定离职单干,创立了云知声,与刘庆峰创立的科大讯飞在技术上形成了抗衡。

港中大教授汤晓鸥,接受了idg资本数千万美元的投资,带着他50多个博士、博士后学生开启创业之路,创立了商汤科技公司。

2015年,周曦决定放弃中国科学院专家身份,带领着一批人脸识别领域的科学家创业,成立了云从科技。

如果说ai 1.0,是科学家和工程专家的机遇,那现在来到ai 2.0创业时代,仅有学术背景已经不能满足市场的挑战,这是基于技术实战派和超大资本的综合较量,更像是一个大佬的战场。

翻看这些大佬们的过往履历甚是精彩,学生时期毕业于伯克利、卡内基梅隆、清华、上海交大等名校,曾就职于微软、谷歌、苹果、阿里、京东等名企。多数大佬早已功成名就,实现了财富自由,在精神层面追求更高的创业目标。

顶着过往的光环,这些ai大模型新晋的创业者们几乎是一下场就得到了资本的青睐,王慧文的光年之外刚启动估值就已达到2亿美元,如此高的创业门槛,令其他徘徊在门外的创业者们望尘莫及。

但是,除了这些差别之外,最重要的还是要落到技术。

ai 1.0时代,孕育了一批以语音识别技术,以及以图像识别技术为起点的公司。前者的代表公司有科大讯飞、云知声、思必驰等,后者的代表公司有商汤科技、旷视科技等。到创业后期,包括四小龙在内的创业者们,不约而同地避免与竞争者的正面交锋,转而在更加细分的智能汽车、医疗等细分赛道上继续耕耘。

这些公司能在短时间内晋升为新的独角兽公司,其特点是在一个专业技术领域做到了极致,但因为当时技术本身的瓶颈,也带来一个严重的问题:只能在市场有限的垂类场景中实现,且研发、部署、运营的费用都比较高昂。

去年,商汤科技股价曾出现闪跌,盘中一度跌超50%,单日市值蒸发超915亿港元。去年年末,刚上市不久的云从科技股价由最高点36.60元/股跌至15.31元/股,市值也缩水到113亿元。

此外,ai四小龙无一能逃过亏损的命运,财报数据显示,2019年-2021年,四家企业合计亏损高达500亿元。

相较于ai 1.0时代,ai 2.0技术能兼容更多的场景和领域,不仅仅只是做一个大模型通用于各行各业,而更多的是在一个垂类场景下,用更低的成本实现更高的通用性和实用性。

图片来自创新工场尊龙凯时ag旗舰厅官网

诱人的前景下,也是数量级上升的难度。首先是高算力,同时高算力也代表着高成本。

据外媒报道,以gpt-3的ai大模型为例,openai使用了近1万亿个单词和45tb的数据量来训练它,训练一次的成本约为140万美元。同时,大模型的训练和推理成本十分高昂,chatgpt一次运算就要花费将近450万美元。

英伟达最新的h100,一张卡34000美元,超过20万人民币。做一个chatgpt需要耗费3万块显卡,花费至少6亿元人民币。

高算力、高成本即意味着ai 2.0时代创业的绝对高门槛,没有雄厚的资金支撑根本无法承担ai训练的费用,前期能拿到多少融资变得十分重要。

以前资本市场的明星选手ai四小龙直到b、c轮以后才能拿到超过千万元的融资,而现在仅在天使轮的融资动辄就上了千万美金,公司估值上亿。

如此高昂的前期投入成本并非是普通创业者和公司可以负担的,加之还要具备绝对顶尖的研发技术,故而ai大模型创业从一开始便注定了只是大佬的游戏时刻。

但是,钱还只是ai大模型创业中最容易解决的第一道门槛。

面对未知的创业前景,人才是更为稀缺的资源。大佬们下场,打的第一场仗就是抢人。

毕竟,像贾扬清这样先后任职谷歌、facebook、阿里等一线技术公司,并且主导开发多个深度学习框架、人工智能框架的顶尖技术大牛少之又少。像王小川、李志飞、周伯文这类又懂技术,又在行业内扎根多年的大佬寥寥无几。

同样,诸如李开复、王慧文等一类具有前瞻性战略眼光,能精准把控技术发展趋势的团队领导人也是可遇不可求。

ai大模型创业,技术、资本、人才缺一不可,兼具以上利器的大佬们早将普通人甩在了身后。诸神之战,终与凡人无缘。

文章推荐
1
2
光锥智能
0
0
网站地图